七七是个小可爱

喜欢圈地自萌cp的小可爱

【琛婉】周霆琛的霸总模式~

搂腰腰、牵手手、公主抱、挑下巴、亲亲嘴^3^

文艺复兴之东京仙履奇缘

童年记忆,就记得男主好帅,古早灰姑娘梗,还有几个经典画面

郑渊洁:如何毁掉你的孩子?

荷露团团:



要想毁掉自己的孩子,首先应该做的是摧毁孩子的自尊,将孩子贬到卑微的地位上,具体方法有这样几条:




1、让孩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,没人赏识他




例如学习不行,长相不行,交际不行,干家务不行,马虎,粗心,让家人为他受累……总之,他没有行的地方。






2、经常拿比他“行”的人刺激他




例如这种话要时常挂在嘴边:“看人家××,从不让父母操心!”这类话最具打击力和摧毁力,是毁孩子的王牌语录。






3、父母把自己塑造成为家庭牺牲者的形象




这样会使孩子产生罪恶感。而一个有罪恶感的人往往采用自暴自弃的方法度过一生。具体方法举例如下:经常告诉孩子,自从有了他,你连电影也没看过,你为他操碎了心,都累出病来了,最好再具体说出你身上的哪种病是由于他造成的,或者说,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,自己早就在事业上有大发展了。






4、和孩子说话一定要命令式的口吻




口气决不能和蔼,切不可使用商量的口吻,一定要使音量达到70分贝以上,一定要使用命令式的口吻。如果还能配合一些挖苦讽刺的汉语词组,则效果更佳,如“你真蠢”“你混”“没见过你这么傻的”“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”等等。






5、切不可给孩子自由




孩子的一切要由你来决定,切不可给他一点儿自由,他的行踪你要密切注视。如果有日记,一定要设法查看;他如果有信件,一定要审查。这样做能在他心里造成他不是人的感觉,造成他是一个受人操纵的木偶的感觉。一个怀疑自己不是人的人是绝不可能奋发上进的。






6、要学会迁怒的本事




单位上遇到不顺心的事,回来后要想方设法找理由给孩子泼狗血。无论什么事都归功于孩子的过错然后教训他,并制止他流眼泪。这样做可以有效地打击孩子的自尊心,增强孩子的自卑感,同样可以造成他不是人的感觉。






7、当众出孩子的丑




前6条都是在家庭里的“单练”。真正要彻底毁掉他,这第7条才是杀手锏。你一定要当着外人(或同学或亲友或邻居)损他,贬他,让他无地自容。从心理学角度讲,这样做能使一个人产生惧怕社会的心理,产生自惭形秽的念头。而一个惧怕社会和自惭形秽的人是很难立足於社会的。




您掌握了以上7条,就基本上可以毁掉自己的孩子了。当然,还得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,做到运用自如,这样才能将你的孩子彻底毁掉,使他终身一事无成。









谢谢这世间所有免费的快乐🙂

🌸🌼🌻🏵️🌹🌺🌷🍀🌳🌾☘️🌲🌿

【天鹅衍生】雪倾城

结局比想象的温和些,但是其中隐情意犹未尽,还需安教授和小雅编剧好好探讨一番答疑解惑呢😁

泠泠是个大宝贝(✖╹◡╹✖)♡:

丁隐X 雪倾城


写完了,很短,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突然结局,因为只想写很短。


避雷:有大老婆,有仔。




(一)


雪国的复国之路不可谓不艰难。


天启四年,忠勇侯世子惊马晋王座驾,忠勇侯世子为赔罪,从江南寻了一位绝世舞姬,宴请晋王。


此次小宴不过几个少年的玩乐。晋王正值青年,纵横沙场时满身肃杀之气,回到京都又成了爱玩乐的少年。


只是他今日从宫里出来,接到宴请,便又顺手带了一个人。


那人刚踏入忠勇侯的家门,侯府便跪了一地。除开年约四十的忠勇侯腰板挺直,余下的人都战战兢兢,哆哆嗦嗦。


启帝丁隐步子像凌乱的风,没有章法,右腿一跨,马步蹲在忠勇侯世子面前,看他抖抖缩缩,一阵好笑,眼尾血红翻涌,更是吓得忠勇侯世子直接趴下。


“忠勇侯骁勇善战,这个小子没继承到父亲的几分风姿。”说罢走上高座。


晋王笑说,“皇帝表哥莫要吓唬他们,也不是谁都像表哥一般厉害。”他说辞简单,丁隐托着自己的脸,心情少有的不错,“行了,开宴吧。”


众人稍稍放下心来。


除了尚未出场的绝世舞姬。


这个夜,月很明。


绝世舞姬将水袖缠起,粉色的面纱遮住了半张脸,双眼低敛,身边站着一老翁,一侍女。


她低头,悄声说着。


“启帝突至,干脆一了百了,献舞时趁他分神,杀了。”


侍女摁住舞姬的肩膀,“此事交由我来,万一不成,公主也可脱身。”


那一老翁见伴舞的女子有些距离,便伸手来止住两人话头。“启帝暴行,传闻也甚,不合其意的臣子与姬妾被他斩下者不在少数,心性冷漠,武艺高强,戒心尤重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
“启帝最是疼爱这个弟弟,此一行,若能潜伏到晋王身侧,已是不容易,若是能潜伏到启帝身旁,更佳。倾城,此后你务必要好好保护公主,助她为国复仇。”


雪倾城郑重地点头,“是,师傅。”


(二)


灯火连盏摇曳,如同美人身姿轻轻晃动,琵琶声响,歌女轻诉低吟,绝世舞姬在挥着水袖凌波跃入,迷了王侯公子们的双眼。酒气缭升,众位公子忍不住将身子探出桌前,视线去追舞姬的面容,红纱之下的真容。又满眼迷失在她曼妙身姿。一段雪白腰肢轻摇,一双玉臂轻扭,就连晋王也愣了片刻,琴声一段高昂,她翩然转身,红纱散开,如三月芙蓉般娇艳的面容,尽入人眼底。


晋王飞快地看了丁隐一眼,见他兴致缺缺,不由自主地松口气。


再看时,舞姬已经舞罢。起身时侍女匆匆为她围了一件披风。她婀娜地跪下,声如黄鹂,“奴见过陛下,见过晋王。”晋王在她抬眼时,才如梦方醒,忍不住叹道,“好!”是好美,还是好舞,也不必严苛。


只听见上面传来丁隐低沉地声音,“这宴,是替晋王献美姬妾。”


晋王转头看去,兄长双手托腮,似是感兴趣极了。他又看一眼美姬,格外不舍得。脸色苦涩地对兄长说,“若是兄长喜欢......”


不料丁隐话音一转,“玉郎也长大了,收下吧。不过......”


“孤要那个女子。”


他手一指,跪了一地的权贵子弟。


他起身从高座上下来,几步走到舞姬的侍女前,单手搂起她的腰,“孤要你,你敢不敢?”


那侍女一惊,片刻后嘴角弯起,“谢陛下恩宠。”


丁隐一笑,忠勇侯世子双腿一抖,险些尿了裤子。


(三)


“多像......一场梦啊。”


天色大白,丁隐躲在她的被窝里,从背后抱着她,亲吻她雪白的背脊。他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清醒地看着殿中的香炉,转过身来窝到他的怀里,双眼故作迷蒙,用自己的唇去蹭他的下巴,嘴里含糊地说,“奴叫婉心,随小姐姓舒。”


“舒婉心。”


于是,绝世舞姬舒如心入成了晋王的第一个妾,皇宫中有了一个雪姬。


雪姬躺在床上,羞愤地将脸埋到枕头里,身下是粗糙的手指和冰凉的药膏。乔装到雪倾城身边做嬷嬷的二师叔将手中药膏洗净,摸了摸她的额。


“倾城,师叔知道,要你以色侍敌不易。可这事你来做,你师傅们反倒更心安,只一点,你务必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
雪倾城点头,“如有一日暴露了,倾城拼死一搏也要拿下他的人头。”


当夜,她迟迟难以入眠,屋外雷雨大作,风把殿门推开,她将帘子掀开,一个血色罗刹站在门口任风吹雨打,雨水混着血水浇了他一身。


雪倾城愣愣坐在床上,殿外只有细碎且匆匆的脚步声,没有任何人声。他把冷意带进了屋里。


丁隐抱着雪倾城,带着一身血污开始亲吻她。


“雪姬......很香的雪姬......”


雪倾城望着顶上,听着雷声,听他亲吻她身体的声音,听他的夸赞,摸过她每一寸的雪白。


仍是不明白,“那绝世舞姬,陛下不动心吗?”


丁隐稍稍停顿,邪气地笑了,“孤看见了你。”雪倾城随着他笑了,亲吻他的嘴角,“妾谢陛下,看见了妾。”


一直到天明,她才沉沉睡去。醒来时,看见师叔关切的眼神。


她强撑着起身。


“昨夜里,琅姬一曲错了一个音,被启帝当场杀了。”


雪倾城走到香炉旁,灭了夜里点下的香。她见过,琅姬胆子很小的,这宫里许多人胆子都很小。幸好,她胆子很大,大到不怕死。


“倾城,我与师兄通信,不如我们送你出去,再做打算。”


雪倾城坐回床边,“进了这里,若不能颠覆天启国,至少丁隐,我定要拿下他的人头。以慰我雪国万万千千的子民。”


“师叔莫要退缩了。”


(四)


“昨日,玉郎说启帝密探查到雪国叛徒的踪迹,我疑心是师兄行迹败露,可是身在内宅,不能得到更多信息,也没办法与师兄通信,倾城,我只能进宫与你说。”


雪如心端坐,看雪倾城拨弄殿中央精致的圆顶香炉,门窗大开,屋外冷风吹得厉害,她恍惚想起,雪倾城进宫已是半年前的事情了。


她穿着深粉长裙曳地,金玉作饰,形态举止缓缓,像极了被娇养在宫中无忧无虑的姬妾。雪如心焦急中也有一两分走神,她本来就是笼中鸟。只不过她们都是假意落入猎人牢笼的有心者。


雪倾城回头,歪头问她,“玉郎?”


雪如心当她忘记了,“玉郎就是晋王,事不宜迟,恐迟生变。”


雪倾城点头,当然的。她走到雪如心面前,压着她的手,“公主,我让你师叔随你走一趟,只道是取一样童年极为珍贵的玩物,师叔也好传信给师傅,让他们及时撤离。但您务必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
“您是雪国的公主,最后的皇室血脉,委身晋王已是冒险与屈辱,国仇家恨还等您一一偿还,万不能......松懈了。”


说完她自顾自起身,指向窗外望去劳作的工人,像个孩子一样高兴,“您看,那是摘月楼,不出一两年,高高立起,届时我请公主进宫观赏好景。”


雪如心艰难起身,看向她背影,她本就娇小,宫装压得她更瘦弱。“我听玉郎说,为了建这个楼,陛下杀了不少进言的臣子。”


雪倾城低头捂嘴笑了,抬眼时满是无可奈何般,“启帝的性子是这样的,行事冲动,随心所欲。那日他抱我看月,突发奇想,想让我在高台上学您跳舞给他看,我就跟他要了这楼,他也守诺,这不就开始了。”


她说起来,像是与情人间的快乐故事。


婢女托盘托着药膏进来,放在桌上,便识趣地下去。


“这是什么药?”


“只是些讨好人的东西。”


雪如心冲动之下,拥住她的身躯,“倾城,复国是我的责任,只是连累了你们。你在启帝身边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
说罢便步履艰难的离开。


过后不久,启帝心情不顺,身边的侍女被杖毙了数个。


启帝压在她的身上,恨恨又无力地咬着她的肩膀,“碍事的雪国余孽,浪费了孤与雪姬的大好时光。”


雪倾城疲惫的睁着双眼,噘嘴,“妾也讨厌极了他们,陛下不要管他们,多陪陪妾。”


翌日她碰巧起得早,梦里一片雪地,一地血红,她惊醒时身上还冷意浓浓,脑袋昏昏沉沉好像生了病,启帝早已不在,等到召来侍女,忽又听说,“那个倒霉的昨夜不小心摔下来,倒在几人高的摘月楼下,尸骨都冻僵了。”


“玉夫人一早就去求陛下停了这楼,好几位臣子现在还跪在帝的殿前不依不饶。想是帝今天,不来了吧。”


但不多一会儿,他又来了。


雪姬只听到了前半句的“尸骨冰冷”,便已心悸眼花,不待侍女说完,早眼前一黑,晕厥了。帝一听,脚步早就乱了,匆匆赶来。


晋王回府便对美妾稀奇道:“头一回见兄长慌乱,那雪姬非同一般。”


(五)




“冀城以南已被叛军收入囊中。此次起义军来势汹汹,虽是打了复我雪国的旗号,然不过是一群山匪乘势而起。晋王已前去攻打起义军,如此一来,京都之地,启帝等同失去左膀右臂。”


师叔简明扼要,说到兴奋之处更是跺足,仿佛已经将那启帝人头收入囊中。


雪倾城伏在窗前,看楼渐成势,有些高兴。春露打落,花蕾微摇,启帝忽至,从背后抱她,顺势将她这数月来拱起的肚子一起搂住。


“孤担心你害怕,问你要不要停了,你却胆大,真这么喜欢这楼?”


“楼高百尺,妾站在上面,可以看见世人所有作态,定然有趣。”


丁隐低笑亲吻她的耳垂,转身时一阵眩晕,又很快稳住脚步。雪倾城好似没有看见,拉着他的胳膊,要他亲自陪她去近观施工进度。


后来是尘土飞扬,丁隐小心将她带回床上。有一下没一下拍她的肚皮。


从那里面出来的,应该会是个雪白的小娃娃,雪倾城自己捧着肚子,唱起了儿时的歌谣。


没一会儿,丁隐便要走了。不舍地吻了她的侧脸和肚子,格外的小心翼翼。雪倾城使性子,扯着袖子不让他走。“你又去管那些雪国人,不多陪陪妾。”


丁隐刮刮她的鼻子,“什么雪国人,就是一群土匪借势起义,孤想起了从前,孤也是如此。”


她目送他离开,然后捂着胸口欲呕。师叔不赞同地搀扶她起身,“你本来,你本就留不下这个孩子,为何还要让他折磨你数月。”


“倾城,师叔本来就不同意,就算这个还是仇敌血脉,终究是无辜的,既早知不能留,何必要让他到来。徒增几分软弱。”


雪倾城抬手止住了她的话,这时忽而看见抬起的十只手指葱白纤长,绘了好看图画的银匠用华贵宝石装点了她的指节,她雪白腕间带了金钏,她手细,一抬手就滑落。


复国的时光太长,她那练武握剑的手,被养得柔美较弱了。


她转眸,眸光潋滟,是时间让她又惯了这般看人。“师叔,我们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只为雪国做最后一点努力,我不怕死的。”


“我也与师兄杀过不少启国权贵,如今我在启帝身侧,如胜券在握。不如在助师傅一番力。”


月底,判军直收三座城池。晋王率军前往,瞬间击溃判军连退百里。


足不出户的雪姬应了玉夫人的赏花宴。


却在回殿的路上,被玉夫人的大子撞倒,趴在冰冷的地上,血流不止。


雪倾城自以为奸计得逞,虚弱地笑了。


直到她被溅了满脸鲜血,耳边是玉夫人悲痛极了的嘶吼......


她忽而想起那个她故意栽赃的大子,也不过是个孩子。
玉夫人骂了什么?丁隐疯子?稚子何辜?好似是对她喊叫的。喊到她浑身冰冷,身下疼痛非常。雪倾城却甚至不敢往后看一眼。启帝抱起她,两个人身上都是冲天的血腥味道。


“雪姬不怕,雪姬不怕。”


她掐紧了他的衣服,看他怒极血红的眼。到了他捧她到床上,那双眼睛竟然还浮现了几滴泪,“雪姬,孩子还会有的。”


她伸出手去,他一日失去两个孩子,怎么不见悲伤呢?怎么他现在好难过,又是在难过什么呢?


雪倾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眼睛一闭,再睁开可怜兮兮地握着丁隐的手,“我害怕。”


(六)


她这个孩子本就来保不住,她也没有多少心痛。


“只是没想到启帝如此无情,连发妻也可抛下,疯起来连大子也杀。不过这倒是个好名头。”


雪倾城在窗边站着,点头。


“师叔,你看,楼明日就成了。”


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“在这里待久了,现在也拿不起剑了,只有那一座楼,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并不无用。”


师叔拍拍她的手,“倾城,正是因为你,这偌大的宫殿军防,才能被我们逐一击破。”


雪倾城仿佛看见了朝阳东升的美丽场景,“明日,明日我就站在那楼上看......”


翌日,忠勇侯起兵谋反,痛斥启帝暴行,率军将宫殿围了水泄不通。雪倾城心知,起义叛军中不过是扬雪国余孽大旗,而师傅们却是与忠勇侯共商谋划,杀了启帝,事成封王雪国皇族,让雪国人重归故土。


雪倾城提着繁复的裙,裙摆太过碍事,她抓起少用地剑割裂大半,轻功奔上高楼,仿佛雪国人要重入光明怀抱一般地激荡。


师兄领兵破东门,师妹埋伏西门,师傅与忠勇侯长驱直入,宫人尖叫纷走逃亡。穿着甲胄的大军四处冲散,像愤怒的蚁群,将这领地围得水泄不通。


尖叫声此起彼伏,血光飞溅。她竟觉久违地自在,抬头看刺眼阳光,也是那样明媚、可爱。


来了!


她翩然转身,脸上漾起笑容,她曾说,事成,要在高楼上迎接师傅与师兄!


这楼,是复兴雪国的碑!


只......


她笑不过片刻,便冷了下来。那人提剑一步步显露身躯,脸上斑驳血迹,笑得肆意,柔情蜜意不合时宜。


他伸手,“雪姬不怕,到孤怀里来。”


雪姬后退,扶栏,低头望去,尸横遍野,大血淹没了整座宫城,丁隐拖着血红的脚印慢慢靠近她。


“雪姬,余孽已死,到孤怀里来。”


雪倾城脸颊泛白,“余孽......已死?”


丁隐笑了,“雪姬不怕,余孽无一生还。”


“快些,到孤怀里来......”


(七)


倾城在高台上为胜利的启帝舞了一曲,伴随从上望到下,一眼看见的哀嚎身影,狼烟慢慢贴到云的边际,染黑了苍蓝的天。


剑光定住的那一刻,剑尖指向启帝,只有几步,她就能完成了一直以来的想要做的事情。如果她会有苍老时刻,回忆一生中的此刻。她定然不会忘。


她不惧怕,一瞬间也想奋不顾身的豁出去。


但她忍住了。她不再是拿剑的人,剑顷刻堕地。


她扑入了启帝的怀中,说着“好怕。”


启帝将她抱下,行至尸海间,启帝面不改色,她望天。


在启帝看过来的时候,一笑湮灭了将落的泪。


“真美,我的雪姬,真美,真香......”


(八)


雪国遗族死伤大半,其中,她的师兄与师傅,都为复国,付出了性命。


她忽而想起了她到启帝身边的初心,一为复国,二为复仇。


如今,也差不多。


雪如心在她面前放肆的大哭。


“我们只当是调虎离山,拖住了一个晋王,又打消了暴君的戒心,没想到他......终究是我们小瞧了她。”


师叔含泪安慰着雪如心,“如今只剩你们了,你们万不可过于伤心,而误了大计。”


“什么大计,雪国如今再谈复国,遥遥无期。师傅和师兄,还有众多姐妹都付出了性命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绝世美人泪珠挂在脸上的时候,总是令许多人忍不住心疼怜惜,而当这个绝世美人抬起头,见雪倾城面无表情用手指勾抹一指香膏,极为引诱意味地抹在自己雪白的脖颈处,她怒极打掉了香膏,“这是什么复国,什么复仇,日日待在杀人凶手身边供他玩赏的复仇吗?”


师叔亦是大惊,握住倾城的手,“倾城,你莫要冲动。”


明明是近夏的日子,她却觉得浑身冰冷。


日日夜夜,她做了好多个梦。


“我想起了,大雪倾城的时候出现的那片血海。”


“我夜夜梦见,是同一种味道,是同一种颜色,好像有个人掐我的脖子。”


“明明忘了那么多年......”


“一遍遍拉我回去,让我眼睁睁地看着,眼睁睁地活着......”


她想含泪学着公主一样,痛诉,却一句也说不出口。抬眼的时候,公主香膏染了手,难受的吐了。


她稍一把脉,愣了。眼中是不可置信。


公主眼神忽闪。


“玉郎他......与此事无关。不过他也是仇敌,我自然不会亲近他。”


“虽说他性情本不坏,我留在他身边,利用他,也让他还了欠下雪国的人命。”


“至于这个孩子,我、我是不会,不会让他留下的。”


“留下吧!”


雪倾城抬眸,一瞬间她轻蔑地笑了,但这快得仿佛雪如心的幻觉,等雪如心从那句“留下吧”回神是,雪倾城温柔诚挚地握住雪如心的手,如感同身受一般,缓缓地说,“公主,稚子何辜?他不该背负着父母的仇恨离去,让他看看这个世界,不好么?”


“他也是一条生命,不该被任何人辜负,没有人有资格剥夺他活下来的权利。”


“更重要的是,您也想他留下来的,我懂得,每一个母亲都懂得。”


“他多想,看看他的娘亲啊......”


美人又落泪了。


“对不起倾城,我刚刚不是故意那样说你的,我只是太难过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。”


雪倾城笑了,低眸时觉得笑着实太累了。她轻轻叹了口气,抬眼时熟练的装饰着多愁善感。


她摸着雪如心的脸。


“每个人生来,都有他要走的路。让他自己选择吧。”


她摸上雪如心的肚子,目光从淡漠,变得炯炯,手心也滚烫起来。再看雪如心,心中竟,有快意?


(九)


雪如心有时候会被现状迷惑。


为了这个孩子,她暂时放弃了复仇。属于雪国的记忆已经变得有些遥远了,雪国消失的时候,她是公主,只是那时还小。有数十人拥护着她离开。


她深爱的她的国家,但她也只是雪国皇宫中众多皇嗣中的一位。


她只是,雪倾城说得对,“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
她摸着雪倾城的肚子,“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平平安安长大。不要像我们一样背负痛苦的长大。”


雪倾城笑了,轻轻拍肚子,仿佛在跟肚子里的孩子问好。


说来也好巧,不多久,雪倾城也怀上了孩子。如今,两个人的肚子一样高高耸起。


雪如心想,或许是师傅与师兄们的转世,是他们生的寄托,把雪国的生命又带了回来。从春日到大雪又去,这两个生命也将要与他们见面了。


“晚一些,玉郎要来接你了,他总是这样小心,我想见见你都不容易。”雪倾城说道。


雪如心一晃神,“玉郎是一个合格的父亲。”不知是不是想起了玉郎,她隐隐有些疼痛。


雪倾城接了她的话,“玉郎也是一个好夫君。”


“是啊。”她不经意接了,又很快清醒,“怎么可能!”抬眼看雪倾城双眼,如雪冰冷。


仿佛寒风袭来,冰冷刺骨,从叫脚踝涌向肚腹,剧痛袭来,她强忍着看自己的下半身,已被鲜血染湿,冒着冷汗看周围。敏锐的神经令她抓紧雪倾城的袖子,“倾城,香不对,我们的孩子......”


“我们的孩子?”


雪倾城歪头疑惑般,她心冷了半截。


殿门被迅速关闭,雪如心被有力的嬷嬷与产婆架起,躺在床上眼睁睁看雪倾城从怀中掏出假孕胎,随意扔在地上。呼气吸气间,看雪倾城捧了一杯热茶立在床边看她,一饮而尽。


视线逐渐模糊,师叔也甚至是没敢看她一眼。


“倾城......我们......情如姐妹......”


好看地手指将参片塞进她的嘴里,“嘘,留些力气,为了孩子......”


“我会好好照顾他,让他成为启国的下一任君主,续我雪国命脉。”


她牵着雪如心的手,被她因疼痛掐紧,掐红......


凑到她的耳边,“好像也是这个大雪时节,雪国被覆灭,公主被群拥离开,雪国的复仇之旅开了。”


“可舒婉心不是,我是在冰天雪地中白雪掩埋,只剩下一口气被师傅找到了。”


“父亲在对敌阵前被斩下头颅,母亲和弟弟替公主和娘娘掩护,拖住敌军,死在大雪倾城淹没雪国皇宫的那一刻。”


“我......跪在母亲的尸骨前,抬头看那个刽子手,他猩红双眼,缓缓走来,笑看我。就像......从高楼缓缓走上来那般恐怖。”


“不同的是,他从前视我如蝼蚁,留下一个孤女共赏漫天血海。后来却可笑的说‘躲进他的怀里’。”


她轻笑一声。仿似叹息。


“你瞧我竟又想起些伤心事来,看有些事只能忘记一时,忘不了一世啊。不过没关系,公主你放心,复国大业倾城必然不会忘记的。”


她轻轻抚雪如心的逐渐苍白的脸颊,听着婴孩迸发出来啼哭,眼中依旧,如雪。


晋王冲进来的时候,迎接他的是无尽的悲伤,一个死胎和难产的妻子。


启帝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的孩子,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额角。她闭着眼,眼珠滚动。心中想,他何时才能认出当年雪地中的女孩呢?


那时,必然是个过分有趣的日子。


睁眼,弯了嘴角。“孩子......”


“雪姬,我们的孩子很好。”


(十)


故事在此结尾。


谁能想到,一晃而过,雪姬在启帝身边已经六年有余。


时间很快,快到往事历历在目,大雪已经走过几个冬天,她亦不惧寒。时间很慢,一个六年过去她的肚子圆滚滚又大了起来。


雪姬这一辈子孕有三个孩子,却没一个能看看这个世间的美丽。大约因为雪姬生在世上,少见世间的美丽,所以她任性丢掉这些孩子的时候,大约也不会心痛罢。约莫是的吧。


六岁的小太子气鼓鼓地跑来,向母妃撒气。


“我不要弟弟,不要弟弟!”


“为什么呢?”


“有了弟弟,母妃和父帝就都不疼孩儿了。”


小孩子气性很强,甚至要动手去打她的肚子。不知是怜悯孩子死去的母亲,或是别的,她从来不对这个孩子发脾气。


六年了,这个孩子也该长大了。


她牵着孩子手,走上高塔。


看高楼百尺,她笨重德让他抱到栏杆上。


慈祥说着“看哪,记住这眼下的世界。”


“母妃,我害怕......”


“你父帝的刀下多少你兄弟的亡魂,你却不怕,怕这区区百尺楼高。”


“你若是怕你那将出生的弟弟夺去你一切,这高楼母妃可以助你一跃而下,少了许多烦恼,也省得死在你父帝刀下。”


明明她笑得温柔,却吓哭了孩子。他抽噎,“父帝疼我,母妃你坏!我要告诉父帝。”


她轻蔑一笑,径自退到楼阶边,眼神逐渐冷漠,“或者,你将母妃和弟弟送下去,这天启国再无人可威胁你呀。”


分明,六岁的孩子应当不懂事,他却忽而非懂似又懂了。


哑口无言,尿了裤子,摔在地上,连哭也不敢。


看他数年来温柔的母妃陌生极了,笨重地身子往后倾倒。直到母妃被父帝从身后接住,若有似无地叹气。丁灵一连打了好几个嗝,才有人将他抱拥下去。


他年少的记忆中这个场景,直至后来年幼被拥上帝位,被迫长大,才慢慢明白,才慢慢知晓往事。于是记忆的中那突如其来的孤独,也变得理所当然。——就在丁灵被扶上帝位的一月前。飞雪落了满地。


启帝死了。


数年来,他的脾气已改善了大半,不在动辄打杀,或许是因为,人之将死其行也善。但只有他知道,他只是不想了。


身边的人令他气急了,也不会让他有动刀的念头。


就譬如,雪姬临产时大出血,一双手鲜血淋漓摸着又一个死去的孩子,然后俱抹在他的脸上,他也只是怜惜地吻了她额头。


嗅着她身上,日日夜夜用尽了,越来越浓的香,笑。


“雪姬,我的雪姬真香。”


呢喃间,吐出的鲜血涌湿了她胸前大开衣襟。


雪姬也笑,一两滴泪水从眼角滑落,混着汗水,虚弱和痛苦一起袭来,心中却格外宁静,甚至有几分快乐。


她用了最后力气,挪动着疼痛的下半身,指着死去的孩子。


抱紧启帝,似夫妻亲密无间。


“陛下,我的陛下......”


“你快乐吗?”


“你看,我们.......和我们的孩子,被大雪淹没的日子里......永远相伴。”


此生的痛苦,从此被茫茫大血,带走了。


雪倾城满意地闭眼,快意之后,多看他一眼也不愿。


启帝笑了,一咳,喉间的血喷了她满面,却又哽着一口气,怜惜地抚了她的面,要将她抚干净,才肯,才肯咽气。


 


(十一)


“根据史料记载,启帝早年间深受离国权贵欺压,举家被屠,辗转为奴,一朝被异姓王丁举收养为义子,丁举脾性古怪,授他杀人如常,也杀人如麻。野史传丁举与妻妹偷偷孕有一子,心疼非常,为报父恩,丁隐只对丁玉言不怒,视不威。”


“后来成为摄政王的丁玉在早期,也是丁隐覆灭离国,拿下依附离国而生的雪国的一大帮手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启帝性情古怪,做事不讲道理,不留余地,只打天下,不治天下,虽然一手建立了天启,但是勇夫之心,不善不仁不德,更不治于国,天启盛世前有玉郎开世,后灵王托势,去奴制解放了大量的奴隶包括当时雪国人,开启了短暂的万民一心的天启时代。”


讲台上的男人扶了扶眼镜,放下书本,看向举手的女生,“你说。”


“安教授你好,启帝因当时的雪姬难产,伤心过度离世。您编撰的这本教材上说这是启帝重情的一面。《雪国纪事》有说,灵王之母雪姬后来被灵王以雪国礼仪重葬,是不是可以说明雪姬是雪国人,当时雪国被灭族数年,还没有归顺,启帝的离世或许另有隐情。”


安逸尘俯下身子,双手撑着讲台,“小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我很少见你。”


那女生抬眸,多情眸子弯弯。


“我叫小雅惠子,是来旁听的。”


 


(完)


 


“就是那个《雪姬传》鼎鼎有名的大编剧小雅惠子。”


“不才,正是被您在微博上批评歪曲史实的小雅惠子。”


“小雅小姐对我很有意见?我不以为我说得哪里不正确。不如课后留下来探讨,一番?”


“能得安教授的指点,乐意之至。”


 


 


 



【天鹅衍生】雪倾城

原来是这般。。。

泠泠是个大宝贝(✖╹◡╹✖)♡:

丁隐X 雪倾城


架空 短篇,很短 很快就写完


避雷:有大老婆,有仔。 目测很疯




(一)


雪国的复国之路不可谓不艰难。


天启四年,忠勇侯世子惊马晋王座驾,忠勇侯世子为赔罪,从江南寻了一位绝世舞姬,宴请晋王。


此次小宴不过几个少年的玩乐。晋王正值青年,纵横沙场时满身肃杀之气,回到京都又成了爱玩乐的少年。


只是他今日从宫里出来,接到宴请,便又顺手带了一个人。


那人刚踏入忠勇侯的家门,侯府便跪了一地。除开年约四十的忠勇侯腰板挺直,余下的人都战战兢兢,哆哆嗦嗦。


启帝丁隐步子像凌乱的风,没有章法,右腿一跨,马步蹲在忠勇侯世子面前,看他抖抖缩缩,一阵好笑,眼尾血红翻涌,更是吓得忠勇侯世子直接趴下。


“忠勇侯骁勇善战,这个小子没继承到父亲的几分风姿。”说罢走上高座。


晋王笑说,“皇帝表哥莫要吓唬他们,也不是谁都像表哥一般厉害。”他说辞简单,丁隐托着自己的脸,心情少有的不错,“行了,开宴吧。”


众人稍稍放下心来。


除了尚未出场的绝世舞姬。


这个夜,月很明。


绝世舞姬将水袖缠起,粉色的面纱遮住了半张脸,双眼低敛,身边站着一老翁,一侍女。


她低头,悄声说着。


“启帝突至,干脆一了百了,献舞时趁他分神,杀了。”


侍女摁住舞姬的肩膀,“此事交由我来,万一不成,公主也可脱身。”


那一老翁见伴舞的女子有些距离,便伸手来止住两人话头。“启帝暴行,传闻也甚,不合其意的臣子与姬妾被他斩下者不在少数,心性冷漠,武艺高强,戒心尤重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
“启帝最是疼爱这个弟弟,此一行,若能潜伏到晋王身侧,已是不容易,若是能潜伏到启帝身旁,更佳。倾城,此后你务必要好好保护公主,助她为国复仇。”


雪倾城郑重地点头,“是,师傅。”


(二)


灯火连盏摇曳,如同美人身姿轻轻晃动,琵琶声响,歌女轻诉低吟,绝世舞姬在挥着水袖凌波跃入,迷了王侯公子们的双眼。酒气缭升,众位公子忍不住将身子探出桌前,视线去追舞姬的面容,红纱之下的真容。又满眼迷失在她曼妙身姿。一段雪白腰肢轻摇,一双玉臂轻扭,就连晋王也愣了片刻,琴声一段高昂,她翩然转身,红纱散开,如三月芙蓉般娇艳的面容,尽入人眼底。


晋王飞快地看了丁隐一眼,见他兴致缺缺,不由自主地松口气。


再看时,舞姬已经舞罢。起身时侍女匆匆为她围了一件披风。她婀娜地跪下,声如黄鹂,“奴见过陛下,见过晋王。”晋王在她抬眼时,才如梦方醒,忍不住叹道,“好!”是好美,还是好舞,也不必严苛。


只听见上面传来丁隐低沉地声音,“这宴,是替晋王献美姬妾。”


晋王转头看去,兄长双手托腮,似是感兴趣极了。他又看一眼美姬,格外不舍得。脸色苦涩地对兄长说,“若是兄长喜欢......”


不料丁隐话音一转,“玉郎也长大了,收下吧。不过......”


“孤要那个女子。”


他手一指,跪了一地的权贵子弟。


他起身从高座上下来,几步走到舞姬的侍女前,单手搂起她的腰,“孤要你,你敢不敢?”


那侍女一惊,片刻后嘴角弯起,“谢陛下恩宠。”


丁隐一笑,忠勇侯世子双腿一抖,险些尿了裤子。


(三)


“多像......一场梦啊。”


天色大白,丁隐躲在她的被窝里,从背后抱着她,亲吻她雪白的背脊。他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清醒地看着殿中的香炉,转过身来窝到他的怀里,双眼故作迷蒙,用自己的唇去蹭他的下巴,嘴里含糊地说,“奴叫婉心,随小姐姓舒。”


“舒婉心。”


于是,绝世舞姬舒如心入成了晋王的第一个妾,皇宫中有了一个雪姬。


雪姬躺在床上,羞愤地将脸埋到枕头里,身下是粗糙的手指和冰凉的药膏。乔装到雪倾城身边做嬷嬷的二师叔将手中药膏洗净,摸了摸她的额。


“倾城,师叔知道,要你以色侍敌不易。可这事你来做,你师傅们反倒更心安,只一点,你务必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
雪倾城点头,“如有一日暴露了,倾城拼死一搏也要拿下他的人头。”


当夜,她迟迟难以入眠,屋外雷雨大作,风把殿门推开,她将帘子掀开,一个血色罗刹站在门口任风吹雨打,雨水混着血水浇了他一身。


雪倾城愣愣坐在床上,殿外只有细碎且匆匆的脚步声,没有任何人声。他把冷意带进了屋里。


丁隐抱着雪倾城,带着一身血污开始亲吻她。


“雪姬......很香的雪姬......”


雪倾城望着顶上,听着雷声,听他亲吻她身体的声音,听他的夸赞,摸过她每一寸的雪白。


仍是不明白,“那绝世舞姬,陛下不动心吗?”


丁隐稍稍停顿,邪气地笑了,“孤看见了你。”雪倾城随着他笑了,亲吻他的嘴角,“妾谢陛下,看见了妾。”


一直到天明,她才沉沉睡去。醒来时,看见师叔关切的眼神。


她强撑着起身。


“昨夜里,琅姬一曲错了一个音,被启帝当场杀了。”


雪倾城走到香炉旁,灭了夜里点下的香。她见过,琅姬胆子很小的,这宫里许多人胆子都很小。幸好,她胆子很大,大到不怕死。


“倾城,我与师兄通信,不如我们送你出去,再做打算。”


雪倾城坐回床边,“进了这里,若不能颠覆天启国,至少丁隐,我定要拿下他的人头。以慰我雪国万万千千的子民。”


“师叔莫要退缩了。”


(四)


“昨日,玉郎说启帝密探查到雪国叛徒的踪迹,我疑心是师兄行迹败露,可是身在内宅,不能得到更多信息,也没办法与师兄通信,倾城,我只能进宫与你说。”


雪如心端坐,看雪倾城拨弄殿中央精致的圆顶香炉,门窗大开,屋外冷风吹得厉害,她恍惚想起,雪倾城进宫已是半年前的事情了。


她穿着深粉长裙曳地,金玉作饰,形态举止缓缓,像极了被娇养在宫中无忧无虑的姬妾。雪如心焦急中也有一两分走神,她本来就是笼中鸟。只不过她们都是假意落入猎人牢笼的有心者。


雪倾城回头,歪头问她,“玉郎?”


雪如心当她忘记了,“玉郎就是晋王,事不宜迟,恐迟生变。”


雪倾城点头,当然的。她走到雪如心面前,压着她的手,“公主,我让你师叔随你走一趟,只道是取一样童年极为珍贵的玩物,师叔也好传信给师傅,让他们及时撤离。但您务必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
“您是雪国的公主,最后的皇室血脉,委身晋王已是冒险与屈辱,国仇家恨还等您一一偿还,万不能......松懈了。”


说完她自顾自起身,指向窗外望去劳作的工人,像个孩子一样高兴,“您看,那是摘月楼,不出一两年,高高立起,届时我请公主进宫观赏好景。”


雪如心艰难起身,看向她背影,她本就娇小,宫装压得她更瘦弱。“我听玉郎说,为了建这个楼,陛下杀了不少进言的臣子。”


雪倾城低头捂嘴笑了,抬眼时满是无可奈何般,“启帝的性子是这样的,行事冲动,随心所欲。那日他抱我看月,突发奇想,想让我在高台上学您跳舞给他看,我就跟他要了这楼,他也守诺,这不就开始了。”


她说起来,像是与情人间的快乐故事。


婢女托盘托着药膏进来,放在桌上,便识趣地下去。


“这是什么药?”


“只是些讨好人的东西。”


雪如心冲动之下,拥住她的身躯,“倾城,复国是我的责任,只是连累了你们。你在启帝身边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
说罢便步履艰难的离开。


过后不久,启帝心情不顺,身边的侍女被杖毙了数个。


启帝压在她的身上,恨恨又无力地咬着她的肩膀,“碍事的雪国余孽,浪费了孤与雪姬的大好时光。”


雪倾城疲惫的睁着双眼,噘嘴,“妾也讨厌极了他们,陛下不要管他们,多陪陪妾。”


翌日她碰巧起得早,梦里一片雪地,一地血红,她惊醒时身上还冷意浓浓,脑袋昏昏沉沉好像生了病,启帝早已不在,等到召来侍女,忽又听说,“那个倒霉的昨夜不小心摔下来,倒在几人高的摘月楼下,尸骨都冻僵了。”


“玉夫人一早就去求陛下停了这楼,好几位臣子现在还跪在帝的殿前不依不饶。想是帝今天,不来了吧。”


但不多一会儿,他又来了。


雪姬只听到了前半句的“尸骨冰冷”,便已心悸眼花,不待侍女说完,早眼前一黑,晕厥了。帝一听,脚步早就乱了,匆匆赶来。


晋王回府便对美妾稀奇道:“头一回见兄长慌乱,那雪姬非同一般。”


(五)




“冀城以南已被叛军收入囊中。此次起义军来势汹汹,虽是打了复我雪国的旗号,然不过是一群山匪乘势而起。晋王已前去攻打起义军,如此一来,京都之地,启帝等同失去左膀右臂。”


师叔简明扼要,说到兴奋之处更是跺足,仿佛已经将那启帝人头收入囊中。


雪倾城伏在窗前,看楼渐成势,有些高兴。春露打落,花蕾微摇,启帝忽至,从背后抱她,顺势将她这数月来拱起的肚子一起搂住。


“孤担心你害怕,问你要不要停了,你却胆大,真这么喜欢这楼?”


“楼高百尺,妾站在上面,可以看见世人所有作态,定然有趣。”


丁隐低笑亲吻她的耳垂,转身时一阵眩晕,又很快稳住脚步。雪倾城好似没有看见,拉着他的胳膊,要他亲自陪她去近观施工进度。


后来是尘土飞扬,丁隐小心将她带回床上。有一下没一下拍她的肚皮。


从那里面出来的,应该会是个雪白的小娃娃,雪倾城自己捧着肚子,唱起了儿时的歌谣。


没一会儿,丁隐便要走了。不舍地吻了她的侧脸和肚子,格外的小心翼翼。雪倾城使性子,扯着袖子不让他走。“你又去管那些雪国人,不多陪陪妾。”


丁隐刮刮她的鼻子,“什么雪国人,就是一群土匪借势起义,孤想起了从前,孤也是如此。”


她目送他离开,然后捂着胸口欲呕。师叔不赞同地搀扶她起身,“你本来,你本就留不下这个孩子,为何还要让他折磨你数月。”


“倾城,师叔本来就不同意,就算这个还是仇敌血脉,终究是无辜的,既早知不能留,何必要让他到来。徒增几分软弱。”


雪倾城抬手止住了她的话,这时忽而看见抬起的十只手指葱白纤长,绘了好看图画的银匠用华贵宝石装点了她的指节,她雪白腕间带了金钏,她手细,一抬手就滑落。


复国的时光太长,她那练武握剑的手,被养得柔美较弱了。


她转眸,眸光潋滟,是时间让她又惯了这般看人。“师叔,我们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只为雪国做最后一点努力,我不怕死的。”


“我也与师兄杀过不少启国权贵,如今我在启帝身侧,如胜券在握。不如在助师傅一番力。”


月底,判军直收三座城池。晋王率军前往,瞬间击溃判军连退百里。


足不出户的雪姬应了玉夫人的赏花宴。


却在回殿的路上,被玉夫人的大子撞倒,趴在冰冷的地上,血流不止。


雪倾城自以为奸计得逞,虚弱地笑了。


直到她被溅了满脸鲜血,耳边是玉夫人悲痛极了的嘶吼......


她忽而想起那个她故意栽赃的大子,也不过是个孩子。
玉夫人骂了什么?丁隐疯子?稚子何辜?好似是对她喊叫的。喊到她浑身冰冷,身下疼痛非常。雪倾城却甚至不敢往后看一眼。启帝抱起她,两个人身上都是冲天的血腥味道。


“雪姬不怕,雪姬不怕。”


她掐紧了他的衣服,看他怒极血红的眼。到了他捧她到床上,那双眼睛竟然还浮现了几滴泪,“雪姬,孩子还会有的。”


她伸出手去,他一日失去两个孩子,怎么不见悲伤呢?怎么他现在好难过,又是在难过什么呢?


雪倾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眼睛一闭,再睁开可怜兮兮地握着丁隐的手,“我害怕。”


(六)


她这个孩子本就来保不住,她也没有多少心痛。


“只是没想到启帝如此无情,连发妻也可抛下,疯起来连大子也杀。不过这倒是个好名头。”


雪倾城在窗边站着,点头。


“师叔,你看,楼明日就成了。”


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“在这里待久了,现在也拿不起剑了,只有那一座楼,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并不无用。”


师叔拍拍她的手,“倾城,正是因为你,这偌大的宫殿军防,才能被我们逐一击破。”


雪倾城仿佛看见了朝阳东升的美丽场景,“明日,明日我就站在那楼上看......”


翌日,忠勇侯起兵谋反,痛斥启帝暴行,率军将宫殿围了水泄不通。雪倾城心知,起义叛军中不过是扬雪国余孽大旗,而师傅们却是与忠勇侯共商谋划,杀了启帝,事成封王雪国皇族,让雪国人重归故土。


雪倾城提着繁复的裙,裙摆太过碍事,她抓起少用地剑割裂大半,轻功奔上高楼,仿佛雪国人要重入光明怀抱一般地激荡。


师兄领兵破东门,师妹埋伏西门,师傅与忠勇侯长驱直入,宫人尖叫纷走逃亡。穿着甲胄的大军四处冲散,像愤怒的蚁群,将这领地围得水泄不通。


尖叫声此起彼伏,血光飞溅。她竟觉久违地自在,抬头看刺眼阳光,也是那样明媚、可爱。


来了!


她翩然转身,脸上漾起笑容,她曾说,事成,要在高楼上迎接师傅与师兄!


这楼,是复兴雪国的碑!


只......


她笑不过片刻,便冷了下来。那人提剑一步步显露身躯,脸上斑驳血迹,笑得肆意,柔情蜜意不合时宜。


他伸手,“雪姬不怕,到孤怀里来。”


雪姬后退,扶栏,低头望去,尸横遍野,大血淹没了整座宫城,丁隐拖着血红的脚印慢慢靠近她。


“雪姬,余孽已死,到孤怀里来。”


雪倾城脸颊泛白,“余孽......已死?”


丁隐笑了,“雪姬不怕,余孽无一生还。”


“快些,到孤怀里来......”


(七)


倾城在高台上为胜利的启帝舞了一曲,伴随从上望到下,一眼看见的哀嚎身影,狼烟慢慢贴到云的边际,染黑了苍蓝的天。


剑光定住的那一刻,剑尖指向启帝,只有几步,她就能完成了一直以来的想要做的事情。如果她会有苍老时刻,回忆一生中的此刻。她定然不会忘。


她不惧怕,一瞬间也想奋不顾身的豁出去。


但她忍住了。她不再是拿剑的人,剑顷刻堕地。


她扑入了启帝的怀中,说着“好怕。”


启帝将她抱下,行至尸海间,启帝面不改色,她望天。


在启帝看过来的时候,一笑湮灭了将落的泪。


“真美,我的雪姬,真美,真香......”


(八)


雪国遗族死伤大半,其中,她的师兄与师傅,都为复国,付出了性命。


她忽而想起了她到启帝身边的初心,一为复国,二为复仇。


如今,也差不多。


雪如心在她面前放肆的大哭。


“我们只当是调虎离山,拖住了一个晋王,又打消了暴君的戒心,没想到他......终究是我们小瞧了她。”


师叔含泪安慰着雪如心,“如今只剩你们了,你们万不可过于伤心,而误了大计。”


“什么大计,雪国如今再谈复国,遥遥无期。师傅和师兄,还有众多姐妹都付出了性命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绝世美人泪珠挂在脸上的时候,总是令许多人忍不住心疼怜惜,而当这个绝世美人抬起头,见雪倾城面无表情用手指勾抹一指香膏,极为引诱意味地抹在自己雪白的脖颈处,她怒极打掉了香膏,“这是什么复国,什么复仇,日日待在杀人凶手身边供他玩赏的复仇吗?”


师叔亦是大惊,握住倾城的手,“倾城,你莫要冲动。”


明明是近夏的日子,她却觉得浑身冰冷。


日日夜夜,她做了好多个梦。


“我想起了,大雪倾城的时候出现的那片血海。”


“我夜夜梦见,是同一种味道,是同一种颜色,好像有个人掐我的脖子。”


“明明忘了那么多年......”


“一遍遍拉我回去,让我眼睁睁地看着,眼睁睁地活着......”


她想含泪学着公主一样,痛诉,却一句也说不出口。抬眼的时候,公主香膏染了手,难受的吐了。


她稍一把脉,愣了。眼中是不可置信。


公主眼神忽闪。


“玉郎他......与此事无关。不过他也是仇敌,我自然不会亲近他。”


“虽说他性情本不坏,我留在他身边,利用他,也让他还了欠下雪国的人命。”


“至于这个孩子,我、我是不会,不会让他留下的。”


“留下吧!”


雪倾城抬眸,一瞬间她轻蔑地笑了,但这快得仿佛雪如心的幻觉,等雪如心从那句“留下吧”回神是,雪倾城温柔诚挚地握住雪如心的手,如感同身受一般,缓缓地说,“公主,稚子何辜?他不该背负着父母的仇恨离去,让他看看这个世界,不好么?”


“他也是一条生命,不该被任何人辜负,没有人有资格剥夺他活下来的权利。”


“更重要的是,您也想他留下来的,我懂得,每一个母亲都懂得。”


“他多想,看看他的娘亲啊......”


美人又落泪了。


“对不起倾城,我刚刚不是故意那样说你的,我只是太难过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。”


雪倾城笑了,低眸时觉得笑着实太累了。她轻轻叹了口气,抬眼时熟练的装饰着多愁善感。


她摸着雪如心的脸。


“每个人生来,都有他要走的路。让他自己选择吧。”


她摸上雪如心的肚子,目光从淡漠,变得炯炯,手心也滚烫起来。再看雪如心,心中竟,有快意?


(九)


雪如心有时候会被现状迷惑。


为了这个孩子,她暂时放弃了复仇。属于雪国的记忆已经变得有些遥远了,雪国消失的时候,她是公主,只是那时还小。有数十人拥护着她离开。


她深爱的她的国家,但她也只是雪国皇宫中众多皇嗣中的一位。


她只是,雪倾城说得对,“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
她摸着雪倾城的肚子,“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平平安安长大。不要像我们一样背负痛苦的长大。”


雪倾城笑了,轻轻拍肚子,仿佛在跟肚子里的孩子问好。


说来也好巧,不多久,雪倾城也怀上了孩子。如今,两个人的肚子一样高高耸起。


雪如心想,或许是师傅与师兄们的转世,是他们生的寄托,把雪国的生命又带了回来。从春日到大雪又去,这两个生命也将要与他们见面了。


“晚一些,玉郎要来接你了,他总是这样小心,我想见见你都不容易。”雪倾城说道。


雪如心一晃神,“玉郎是一个合格的父亲。”不知是不是想起了玉郎,她隐隐有些疼痛。


雪倾城接了她的话,“玉郎也是一个好夫君。”


“是啊。”她不经意接了,又很快清醒,“怎么可能!”抬眼看雪倾城双眼,如雪冰冷。


仿佛寒风袭来,冰冷刺骨,从叫脚踝涌向肚腹,剧痛袭来,她强忍着看自己的下半身,已被鲜血染湿,冒着冷汗看周围。敏锐的神经令她抓紧雪倾城的袖子,“倾城,香不对,我们的孩子......”


“我们的孩子?”


雪倾城歪头疑惑般,她心冷了半截。


殿门被迅速关闭,雪如心被有力的嬷嬷与产婆架起,躺在床上眼睁睁看雪倾城从怀中掏出假孕胎,随意扔在地上。呼气吸气间,看雪倾城捧了一杯热茶立在床边看她,一饮而尽。


视线逐渐模糊,师叔也甚至是没敢看她一眼。


“倾城......我们......情如姐妹......”


好看地手指将参片塞进她的嘴里,“嘘,留些力气,为了孩子......”


“我会好好照顾他,让他成为启国的下一任君主,续我雪国命脉。”


她牵着雪如心的手,被她因疼痛掐紧,掐红......


凑到她的耳边,“好像也是这个大雪时节,雪国被覆灭,公主被群拥离开,雪国的复仇之旅开了。”


“可舒婉心不是,我是在冰天雪地中白雪掩埋,只剩下一口气被师傅找到了。”


“父亲在对敌阵前被斩下头颅,母亲和弟弟替公主和娘娘掩护,拖住敌军,死在大雪倾城淹没雪国皇宫的那一刻。”


“我......跪在母亲的尸骨前,抬头看那个刽子手,他猩红双眼,缓缓走来,笑看我。就像......从高楼缓缓走上来那般恐怖。”


“不同的是,他从前视我如蝼蚁,留下一个孤女共赏漫天血海。后来却可笑的说‘躲进他的怀里’。”


她轻笑一声。仿似叹息。


“你瞧我竟又想起些伤心事来,看有些事只能忘记一时,忘不了一世啊。不过没关系,公主你放心,复国大业倾城必然不会忘记的。”


她轻轻抚雪如心的逐渐苍白的脸颊,听着婴孩迸发出来啼哭,眼中依旧,如雪。


晋王冲进来的时候,迎接他的是无尽的悲伤,一个死胎和难产的妻子。


启帝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的孩子,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额角。她闭着眼,眼珠滚动。心中想,他何时才能认出当年雪地中的女孩呢?


那时,必然是个过分有趣的日子。


睁眼,弯了嘴角。“孩子......”


“雪姬,我们的孩子很好。”



碎碎念1

2020年剩下15天,希望早点结束吧,好的坏的都快点过去,好煎熬